首页>天津新闻 > 揭秘天津武装押运员平淡枯燥的一天

揭秘天津武装押运员平淡枯燥的一天

[摘要]运钞车,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事物,在城市道路上和银行门口,你经常可以看见它们的身影,但似乎从未近距离接触过,因为它永远被全副武装的“枪手”守护...下面就随小编一起来揭秘天津武装押运员...

每天,我们都能见到这样一群人,他们荷枪实弹站在银行门口或者ATM机旁,在高度警戒中重复着送钞、接钞的工作,与金钱的距离永远保持在一步之遥。 他们就是武装押运员。昨天,探访了天津保安华宝护卫押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宝押运”),体验押运员的“四宗最”。

车长:说话最多

早晨6点刚过,便来到华宝押运第七分公司。光大银行一号车组车长秦志伟正在为小组另外三名押运员检查装备。钢盔、防弹背心、皮靴,十几公斤的装备容不得半点马虎。6:30,老秦的车朝着和平区的银行金库出发了,车要穿过河东区、和平区的繁华路段。

“报告调度室,我车正在通过十一经路立交桥,路况拥堵,请指示……”此时秦志伟用车载通讯系统向车队调度室汇报路况。“通过十一经路立交桥……”一路上,老秦手里的对讲机就没放下过。然而,一路上车内其他三名押运员几乎一言未发。

作为车长的老秦,除了负责押运安全外,还要协调公司调度室和银行之间的联系。

护卫员:走路最多

手持警棍的是护卫员丛松。在车辆到达华苑银行网点后,丛松第一个下车,观察四周没有危险后,拍了几下车厢示意司机开始倒车,丛松则在旁边指挥押运车停靠。然而到达西湖道一家银行网点时,由于网点门口一辆私家轿车堵路导致押运车不能停靠,此时车长和携款员也不允许下车,挪车的工作就只能交给丛松。

丛松是小组中走路最多的,去年夏季大暴雨时,由于雨水淹没道路。丛松不得不趟着齐大腿根的水为押运车探路。

携款员:一上午装卸140个款箱

小组中唯一能和款箱亲密接触的就是携款员刘铭。只要刘铭手里拎着款箱,老秦和丛松都要站在两侧警戒。30公斤的款箱,刘铭能一手提起一个。将款箱交到银行接款员手中后,刘铭还要核对款箱编号、照片最终签字,这才算完事。

上周,刘铭曾在一上午的时间里装卸了140个30公斤的款箱。回到家后,两个胳膊累得都抬不起来了。

司机:一路最寂寞

不管是在金库等候装款箱,还是到了银行网点卸款箱。司机王登发始终没有下车。按照操作规范,司机全程不能下车,车辆不能熄火。作为司机最担心的就是堵车,押运车有规定路线,不能像普通车一样可以绕路。开一天押运车比连续开两天私家车都累。

后记:没有高大上,也没有威武霸气,这只是一个日复一日的紧张枯燥工种。他们讨厌这种枯燥重复,却又期待每一天都是这种枯燥重复,打心眼里拒绝任何的事故,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

问题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