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津新闻 > 吴希兰:将泥人保留传统玩出国际化

吴希兰:将泥人保留传统玩出国际化

[摘要]泥人玩儿出新花样:民间艺术家——吴希兰用“老手艺”做“洋雕塑”。下面就来跟多视通小编看看,究竟有多么的栩栩如生吧!

泥人玩儿出新花样:民间艺术家用“老手艺”做“洋雕塑”

泥人玩儿出新花样:民间艺术家用“老手艺”做“洋雕塑”

泥人玩儿出新花样:民间艺术家用“老手艺”做“洋雕塑”

泥人玩儿出新花样:民间艺术家用“老手艺”做“洋雕塑”

年逾古稀的民间艺术家吴希兰有个愿望:“泥人”可以不再“泥古”,它们能以新的生命形式去到未来,始终红光满面,始终爱恨分明。海外的游历生活让吴希兰的视角发生变化,也就是在这种体悟中,吴希兰开始了自己的“创意之旅”。

林黛玉“对阵”饿狼 中外主题“大混战”

吴希兰的工作室设在家中的地下室,整整一层,犹如一 座小型泥塑博物馆。除了那些常年被借出展览的作品,大多数的泥塑都在这里陈列,未曾应求出卖一件,因为在她眼中,这些有生命的泥土既是心血,更是未完成的追艺日记。驱邪镇宅的钟馗伴着骑青牛的老子,而梨花带雨的林黛玉对面则是一头毛发张开、怒目圆睁的饿狼……

不仅仅主题上跨越中外文化,从艺术实践上,吴希兰也在尝试用中国传统泥塑与西方雕塑艺术结合的手法刻画各种形象、故事和传奇,探索着传统泥塑的崭新语态。在她看来,雕塑在细腻的表现中更具有艺术张力,而中国传统泥塑更强调艺术家的心性表达,可算是殊途同归,但在表现上,前者着重抽象情绪,后者则容易满载情趣。

吴希兰在作品中倾注了大量情感,并通过情感的统一完成艺术语言的融汇,人物的一颦一笑,细节的一张一弛仿佛俱能传情达意。细节的精致与饱满不褫夺夸张变形的表现力,而对人物的理解则成为调节作品内涵的那只看不见的手。

大家闺秀爱“地摊儿” 转益多师“反传统”

幼年的吴希兰生长于九河下梢天津卫的书香门第,而她忘不了的是偶尔和母亲出去玩儿时在街边看到的新鲜“物件儿”。她回忆说:“小时候看到街边面人师傅手中的猪八戒、孙悟空就走不动了,妈妈怎么叫都不走。”虽然在国画、油画上受过良好启蒙,而且笔出惊人,但她总想着尝试各种新鲜的“花样儿”,比如在丝绸上画工笔画,在衣服上彩绘图案,尝试用各种材质与色彩结合。

为了能够学到正宗的泥人,吴希兰可谓遍访名家,其中既有泥塑名家也有民间传承人,在她看来,转益多师才能博采众长,不尊崇一路才能不拘于一隅,这也是一段吴希兰每每提及都充满感恩的经历。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她也体会到了老师们“秘籍”中惊人的相同部分,其中不乏传统泥人艺术之精髓。

泡在欧洲找灵感 七旬老人卖力气

漫步在意大利的教堂内,徜徉在法国的街巷里,无论是大型城市雕塑,还是建筑装潢,抑或是手工匠人的创意作品。都让她看到“刀与造型”的另一种美。这也是在二维图片介绍中找不到的触觉,于是,她带上相机和画本,一处处做采访调查,记录每一条值得研究的线条。

探索的工作总是艰辛的。为了保持传承传统艺术中的精髓,她从原材料入手,力争精益求精。四处寻找最为优质的自然胶合土泥,再自行加工,为了防止开裂而在其中加入棉花,再反复摔打使其融合。对于一个年逾七旬的老人来说,这“破费体力”的工作依旧是她日常的必修课。由于工艺需要“尽精微”,所以工具也都必须手工特制,每一个小工具都精巧别致,得心应手。

创意路上始终年轻 忘我投入忘喜悲

吴希兰从不为年龄与经历的矛盾所困扰,忘我和投入让她常常忘记时间,常常一抬头已至夜半,这也成了子女最大的担心,但吴希兰却显得淡定欢喜。在她看来,最大的矛盾可能是读书与创作在时间上的冲突,所以她把很多书转换成电子书,在做一些无需“全神贯注”的成型工作时,她边听边做。

为何艺术会很难传承?或许并非年轻人对技艺的抗拒,而是传统文化和艺术心态的难以为继。在吴希兰的认识中,很难想象一个从不喜爱京剧的人,能够雕塑出《拾玉镯》《二进宫》《五家坡》和《小放牛》的戏剧人物。而可以驾驭艺术的也并非或“东方”或“西方”的精湛技法,而是精神状态,吴希兰说:“怎样在文化心理和生活日常中逃离大喜大悲,获得真正的宁静,才是真正的从艺修心之道。”
      后记:一团泥巴,反复搓揉,经过堆、雕、捏等程序,一个个栩栩如生的泥塑便呈现在大家面前。如果将各地的民俗艺术单以“难易程度”论高下的话,那么,“泥塑”无疑是天津这座城的骄傲。

问题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