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津旅游 > 古老胶片下的津城 再不看就没了

古老胶片下的津城 再不看就没了

[摘要]古老的胶片,记录着那时的记忆,这是天津卫的历史,也是天津人脚底的根......下面,就请跟随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记忆中的老天津,古朴安详,像一位长者,不疾不徐地诉说着这六百年的沧桑岁月。古老与现代交织,传统与时尚交融,这,就是天津。时光荏苒,便纵有千种风情,俱已流云散。历史的车轮缓缓前行,旧日的光影中,依稀追寻着梦里的老天津。

❖舟行碧波里,人在天上游

鲤鱼”造型的游船,徜徉在碧波荡漾的海河上。

❖ 玉带拦腰锁,团翠舞白鸽

海河那时还未高楼林立,周边绿树苍翠,承载了无数的故事。

❖旧时龙吸水,疑是入海流

儿时见过金狮桥桥上金龙嗞水,今日早已不知去向。

❖ 八达通四野,一路向京都

宽广的马路,顺畅的交通,奔行在马路上的骑行者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 八方奇货聚,四海赖通波

那时天津港大型机械还未普及,但沉静的背后却已蕴藏着蓬勃的发展。

❖儿时游园乐,梦里几回游

过山车、摩天轮、碰碰车,曾经承载了多少天津人的梦。

❖ 历史中的五大道

凝固的艺术,铭记的历史

❖ 记忆中的百货大楼

不喧不嚣,应有尽有。

❖ 儿时的海河广场

喷水池内窜出的水花,淹没了童年的欢声笑语。

❖ 光影中的老房巷弄

矮平房、小胡同,曲曲弯弯,还有沿街叫卖的小商贩。

浮光掠影,纵历尽千创百劫,终将铅华洗

清冷的街头,横眉冷目的外国士兵,风格迥异的各国建筑,都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 1939年大水

海河流域连降暴雨,以墙子河为突破点,天津瞬间变成一座被淹的水城。洪火无情,多少人因为房屋被淹,流离失所,背井离乡,还有多少人从此失去了至亲的人。大水蔓延一个多月,成为天津这座城永久的悲痛。

❖ 英租界维多利亚公园

1860年12月17日天津英租界开辟,初期面积约460亩,位置在海河西岸,紫竹林村。十年后,英租界建成了第一条马路——从老海关大楼到利顺德饭店的维多利亚道(今解放北路营口道至开封道一段),成为天津各国租界中修筑的第一条路。

❖ 法租界克雷孟梭广场

就在英租界划定不久,法国使馆参赞克士可士吉也匆忙赶到天津,实地履勘了法租界的界址。经过多次扩充,法租界东北临海河、北部从马家口沿今锦州道向西至墙子河、南沿今营口道向西至墙子河,占地面积达2360余亩。

❖ 美租界

天津美租界,其实只是名义上的租界,并没有进行过开发建设。

❖意租界 马可波罗广场

意大利首任驻天津领事文森佐·菲莱蒂上尉借鉴意大利小镇的模式,以马可·波罗广场和但丁广场为中心,分布棋盘状的街道,合围成规整的街区和里巷。建设了大量地中海风格的洋楼住宅,意大利本国以外世界上唯一的大型意大利风格建筑群。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国政府接收了天津意租界。

❖ 德租界 威廉街

开辟于1896年的天津德租界位于英租界以南,占地4055亩,是面积仅次于英租界和俄租界的天津第三大租界。解放南路当年叫做“威廉街”,是以德国皇帝的名字命名的。德国的领事馆、工部局、洋行、报馆、俱乐部、电影院、医院、学校都集中在这条路上。

❖ 俄租界

1900年,八国联军打进天津时,在老龙头火车站,两千多名俄国官兵与天津总坛主曹福田率领的“天下第一团乾字号”坛口义和团民数千人激战三天。战后,俄军就势占领了包括老龙头火车站在内的海河东侧大片土地,强迫清政府签订《天津租界条约》,割让天津俄租界。

❖ 日租界

划定于1898年的天津日租界,是近代中国五个日租界(天津、汉口、苏州、杭州、重庆)中面积最大的一个。这一地区曾是位于英法租界与天津老城之间的一片沼泽,1903年,日租界正式开始进行浩大的填筑沼泽工程,数年后,一片日式风格的街区拔地而起。

❖ 奥地利租界 奥匈帝国领事馆

天津奥租界仅存在了十四年,是天津九国租界中最短命的一个,比德租界还要短八年。

❖ 比利时租界 华比银行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天津,比利时并未派兵参战,却强行占领海河东岸俄国占领区东侧长一公里的地段。天津已经被列国瓜分殆尽,比利时所占领的只是荒野沼泽。

后记:天津的历史,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整整六百年。六百年间风云变幻,从天子渡口到九国租界,再到直辖重镇,天津风貌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曾经的老城不只是建筑,而是一个又一个故事,在故事里,老城如此活色生香,楚楚动人⋯⋯


问题投诉